•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醫療文庫

醫院籌建不是現代品,老革命那會已很重視!

來源: | 瀏覽量:1783 | 發布時間:2018-11-26 17:10:38

近幾年醫院籌建的熱度一直不減!國家的大力支持、政策的優惠、民營企業的社會責任心等等,都是這件事情的主要助推力量!那么有人問,都在做這件事,醫院籌建不難嗎?難!怎么可能不難!

那么籌建醫院需要什么?要達到什么資質?難在哪里?先買個關子,希望大家用心閱讀以下的一則故事,老革命戰士石金祥,從零開始籌建醫院的故事!

 醫院籌建

石金祥,19377月生于河北省博野縣崗子村。曾任多項職務,在此就不一一列舉,但要知道,在1957年調衛生系統,先后任北京市結核病醫院副書記,北京安定醫院副書記,溫泉結核病醫院副書記、書記,北京天壇醫院書記。故事內容是一份自述,文中第一人稱皆為故事主人公。

 


2012年6月,石金祥在家中講述天壇醫院的建設經過。

 

緊急赴任,120萬元要建一座顱腦外科醫院

 

    1980,我奉命籌建天壇醫院。回想三十多年前籌建北京天壇醫院的工作,就像昨天的事,歷歷在目。大概是四月的二十幾日吧,北京市委衛生體育部部長兼市衛生局黨組書記和局長的張青季同志打來電話,讓我當天上午十點以前必須趕到他那兒,要和我談話。青季同志是1935年參加工作的老革命,“文革中被整得很苦,剛恢復工作。

 

他辦事向來干脆,脾氣比較急,還愛批評個人兒。我接了電話后,著急忙慌地趕到他那兒。他見了我,直截了當地說:“你的工作要調動。我很納悶,你們剛把我調到小湯山溫泉結核病醫院,屁股還沒坐熱,怎么又要調動呢?他說:“你去救救急吧”,然后簡單地給我介紹了情況。

 

原來,1975,為了解決顱腦患者住院難、手術難問題,國家計委(后改為國家發改委)和北京市共同決定,要把北京宣武醫院院長兼神經外科主任王忠誠以及他領導的神經外科從宣武醫院分出來,利用北京市崇文醫院的基礎,建一所擁有300張病床的顱腦外科的專科醫院,國家計委為此批下來120萬元的專項經費。

 

可是,五年過去了,一切還是老樣子,連一鍬土都沒動。國家計委要把錢收回去。青季同志著急了,派我去當書記,抓緊籌建新醫院,“你必須去,而且必須五一之前報到。就這樣,我無條件地在五一前去報了到,五一后就在那兒上班了。

 

力不從心,兩次嚎陶大哭

去了之后才知道,那兒可真是個爛攤子!當時,撥亂反正不久,“文革遺毒很重。醫院的機構設置還是文革時期那一套,很不正規:人事、組織工作、干部工作合在一起叫政工組”,醫務處叫醫療組”,院長辦公室叫辦事組

 

部門負責人叫組長”,沒有主任,也沒有科長。職工隊伍參差不齊、來源各異:有崇文醫院的,也有從被撤銷的前門醫院合并過來的,又有跟著王忠誠院長從宣武醫院分過來的,用當時的話說,三大派。因為不知道是建一個專科醫院,還是建一個綜合醫院,誰都怕自己被靠邊站”,動不動就打派仗

 

醫院領導班子也是如此,有四位副書記:牛志學同志原是豐臺區衛生局局長,冀峰同志原是崇文區衛生局副局長,魏天選同志原是市委衛生體育部基層處處長,蘇進同志原是同仁醫院黨委副書記。

 

其中有兩位三八式”,可以說力量非常強,但大家剛湊到一塊,相互之間缺乏了解,加上經過十年浩劫,人人委屈,牢騷滿腹,內耗很大,推誘扯皮,說話沒人聽,工作沒人干。我想,怎么這么難啊!真是太難了!

 

曾兩次嚎陶大哭。其中一次,被衛生體育部的干事張長有匯報給青季,青季來電話說,“男子漢大丈夫,你哭什么?正因為有困難,才調你去呢!”為了開展工作,我召開黨委會,動員大家先做調查研究。大家深人到各醫療科室、后勤班組了解情況,征求意見。

 

還舉辦中層干部學習班,組織討論:為什么醫院工作難以開展?為什么我們搞不上去?問題究竟出在哪里?與此同時,抓緊解決醫院的機構設置問題,正式任命了科長、主任,明確職權,負起責任。

 

通過三個月的調研、培訓和整頓,工作有了起色。我與四位副書記分了工:老魏負責醫療護理,老牛和江亮明副院長負責醫院行政管理和醫院后勤,蘇進管黨的工作,老冀與我一起抓基建,即拆房和建房。大家都沒意見,各司其職,工作順利地開展起來了。

 

 

全力以赴,三年沒休過星期天

工作中,我感覺最迫切的問題還是醫院的定性問題。醫院到底是建成專科醫院還是綜合醫院?設多少張病床?科室如何設置?需要多少不同層次的醫護人員?這個問題不解決一切都無從談起。

 

我知道大家都想把它辦成一個綜合醫院,而且建成綜合醫院,會更有利于顱腦外科的發展。于是我當即表示,咱們不建專科醫院,咱們要建一個綜合性醫院,否則600多人怎么安排呢?有人提出,上面批的是建顱腦專科醫院,況且120萬元的經費既要拆又要建,建專科醫院都不夠,更別說綜合醫院了。

 

也有人問,你說了算嗎?會后,我去找市政府管衛生的副市長白介夫同志,談了自己的想法。白市長說,“我支持你們的想法,但要靠你自己去跑,去打通各個環節。我說:“我打一個建綜合性醫院的報告,你給批一下。白市長同意了。 

 

三年后,研究樓蓋起來了,集體宿舍也蓋起來了。這兩座新樓蓋好后,先拿出一些房間做手術室和病房,開始接收患者,主要是顱腦患者。新醫院是1990年正式開院的,但我們從1982年就開始接收患者,因為顱腦外科的社會壓力太大。我們這個新醫院的籌建工作,是邊基建施工,邊開院醫療,邊報批設計,邊申請經費,這都是當時的形勢逼出來的。

醫院籌建
 

醫院有了醫療,就有了收入,可以發點兒獎金了,大家情緒更高了。接著,二期工程的病房樓建設開始了。同志們說,你再不休息,身體就該垮了。這時,我才開始休星期天。四方求援,原定500張床建成了800張原定500張床建成綜合醫院,但后來我尋思,如果500張病床神經外科就占300,那么其它科的病床肯定不夠。

 

這樣算下來,醫院床位應達到800張才合適,可是因為我們沒有建800張床的批件,人家設計院不給設計圖紙。沒有設計圖紙就沒法施工,我急了,天天到北京建筑設計院去軟磨硬泡,真是磨破了嘴皮子,貼厚了臉皮子,跑破了鞋底子,終于感動了王長寧主任。他們晚上下班后跑到醫院來加班加點給我們設計圖紙,我說給加班費,他們不敢要,只是吃一頓晚飯。

 

4個人晚6點下班后到我那兒設計,再干3個小時,真辛苦!圖紙設計出來后,已經是1983年了。我拿著圖紙去找房維中,他說,現在國家經濟情況有所好轉,施工的經費我支持你。有了這一句話后,我有底了,膽子就更大了,甩開膀子大干了起來。后來我們成了朋友。

 

白介夫說,我真的應該給你記一大功,沒想到你這么成功。后來我和白介夫也成了朋友。1983年國家計委副主任房維中來院檢查一、二期工程,聽完匯報后說,國家經濟形勢有些好轉,國家計委會繼續支持你們的建設經費。你們一定要把老百姓看病難、住院難的大事辦好,老百姓會感謝你們的。

  

這筆錢沒算在總投資里,主要用在建放射樓、CT樓、停尸房、告別廳、職工宿舍樓等附屬設施。最后錢不夠時,我又找房維中,房維中介紹我去找石化總公司經理張錦華同志。張錦華讓我去銀行低息貸款,說你借2003年還。三年后我退休了,張錦華也調到國家發改委當了主任。

 

 

1985年崔月犁部長來院說,部里準備一個內部材料,在全國衛生工作大會上表揚醫院以神經外科為特色籌建的大型綜合醫院和改革開放的成果。最后,我們共建了.86萬平方米的房,占地99畝。

 

其中醫療用樓10,病房樓7,包括一棟手術樓,還有放射樓、科研樓、門診樓,教學用樓各1棟。另外撥了500萬元建了8棟宿舍樓。其中,院內建了4,院外在南苑建了4,還買了4輛大轎車接送職工上下班。當時很不容易,難辦的事情都是跑出去找關系辦的。

 

醫院建好后,張青季同志請我到他家,吃炸帶魚,喝酒,表揚我說,錢沒白花,把天壇醫院搞起來了。

大功告成,白介夫定院名王忠誠書寫

籌建初期,我們一直用北京市崇文區崇文醫院的名稱。可大家又覺得這個名不合適。198132,在白介夫主持的市長辦公會上,我提出了這個問題。白市長說,叫天壇醫院吧,祟文醫院的前身就是天壇醫院。

 

我們說,好哇,全世界都知道天壇,名氣又大,方位又明確!從此,這所以神經外科為特色的大型綜合醫院定名為北京天壇醫院

 

1986年天壇醫院神經外科正發展成亞洲最大的神外中心”,崔月犁、白介夫聽后非常高興,崔說,這顯示出我國神外發展水平和改革開放的成果,我要在全國衛生會議上表揚你們大膽實踐,落實改革開放的經驗。

 

北京天壇醫院從1980年開始施工到1988年完工,實際上共建了840張病床,號稱800,其中40張用于急救。1989年試運行一年,1990年正式運營。因為新醫院新房子新設備需要試運行。白介夫說,不用急著開業,先試運營,做出點成績,90年開業時可以搞個內部展覽,讓大家看看。我們接受了白市長的意見。

 

1988年新院落成,國家計委副主任房維、市政協主席白介夫一起來院查看工程質量、病房設備,200多中層領導干部大會上講話,稱贊醫院落成是改革開放的成果,是為患者解決看病難、住院難的一件大好事,應該給書記記一功。

 

新門診樓建成后要掛院牌,誰來題寫院名呢?有人提議請領導同志或書法家寫,我建議就請王忠誠院長寫,因為沒有神經外科就沒有天壇醫院,神經外科是天壇醫院最大的特色。大家一致擁護,王院長欣然命筆。

 

1990,天壇醫院正式對外開業,我領導的醫院籌建工作也正式結束。這年我66,推遲了6年才辦理離休手續。我離休22年了。在這22年里,天壇醫院又取得了重大發展。所以,現在回想起當年,既猶如昨天,又恍如隔世……改革開放,令天壇醫院,乃至全社會發展的真快啊!

 

這份經歷就是籌建的,你說難嗎?但看這位老革命戰士在曾經的環境中,完成了這么一份艱巨的任務,除了佩服我們只能說,醫院籌建再難!我們也將攻克!梅奧國際更是學習這位老革命戰士的不辭辛苦、不怕艱難的精神,貫徹新時代思想完成醫院籌建工作!為全體老百姓送上健康,為醫院管理者提供最好的方案。希望所有管理者看完故事后,對醫院籌建有新的認識

 


聚合標簽:

或許您會感興趣:
1
2
3
4
欧美激欧美啪啪5